娘子 她娇美悦耳」作者:悠悠之然 标签:古言 「 甜宠 「 团宠简介:绾娘落水失了忆,沦落乡野被动嫁了个村夫。新婚第一天就被凶蛮野蛮的婆母罚没饭吃。第二天连相公也没饭吃。第三天居然还要被打?邬二郎:“有什么事冲我来。”绾娘既不会洗衣做饭,更不会治理田地。邬二郎:“有什么活都我干。”邬二郎疼媳妇疼得都没边了,就算天天被老娘吵架,也要把媳妇护得点水不漏,连昆季都打诨他夫纲不振。不平婆母管教又啥都不会的绾娘,却教相公念书认字,还让相公弃锄换长刀,离乡别井去砍人。邬二郎锄头换金甲,一战成神。城门外,皇帝亲自欢迎,他失了忆的 娘子 一手挽着首辅大人,一手挽着大 长公主 ,娇美悦耳。邬二郎一把将自家 娘子 拉进怀里,“ 娘子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举荐原因:邬家二郎老实巴交,被亲娘和兄嫂当牛雷同压榨,也不懂得对抗,每天都是做最多的事,吃最少的饭。

某天,邬二郎在河里救了一名女子,他将人放到了村里 郎中 的家中,请他帮忙救人,听到 郎中 说人不会身后,他就将他一共的积储丢给 郎中 后,就跑了。

几天后,邬二郎的生母邬老太太也起了盘算推算之心,上门逼婚,要这名女子报恩嫁给自家二儿子邬二郎,云云她就不消花一文钱就能赚来一个儿媳妇。

郎中 配偶知晓女子情景,她此刻别国追忆便当耗损,此刻还被邬老太太逼上门,他们看不过去,因此死活不赞同,还定夺认她当义女。

邬二郎听闻邬老太太的动作,顿觉羞愧,因此上门拒婚,厥后却被 郎中 夫妻说服。绾娘长容貌美,此刻村中良多人都打起了主意,邬二郎虽然家里欠好,但好在为人敦朴善良,比起村中其他人要靠谱良多。

邬二郎听闻 郎中 的话后,知晓若他不娶这名女子的话,她自此的生活肯定不安定。所以点头允诺了婚事。

婚后第一天,邬老太太就磋磨儿媳妇,让她立端正,绾娘不服,恶果被罚没饭吃。第二天,相公为她讲话,恶果相公也被罚没饭吃;

绾娘什么都不会做,一看便是权门家庭的千金,邬老太太想着,这个儿媳妇来由肯定不单一,另日她家里人找来,他们肯定也能捞一笔。于是也就姑且不磋磨了,何如家中其他的两个儿媳妇都看不过眼,挑拨离间,硬是要让绾娘干活;

却不曾想,绾娘缠绵出手干活时,却被邬二郎拦住了,邬二郎疼媳妇都疼到骨子里了,做饭,洗碗,洗衣服,打水洗脸他都给她做好;

邬二郎深夜上山狩猎绸缪当回门礼,结果被家里闹得翻天覆地,以是两人空入手下手去了 郎中 家用膳, 郎中 夫妻感动极了,以是果真认了这个女儿和半子, 郎中 夫妻别国孩子,而今有一个比力懂事体贴的孩子,他们心中甚是感动。

绾娘不会干家里的活计,但她有一双巧手,绣出来的绣品能贩卖好价值,所以两夫妻商榷,他们要攒钱然后帮媳妇找家人;邬二郎在邬家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家里大小事都是他做,甜头没有份,家中出事就得他来扛,从前邬二郎都无所谓,此刻他也要思虑媳妇,所以两人发端了暗戳戳的攒钱计划;

厥后邬家出了不少的事,让邬二郎对邬家垂垂寒了心。不外幸好他娶了一个聪灵纯厚的细君,绾娘每天都教自家外子读书识字,并且邬二郎很有读书天资,厥后他们果然挣脱了邬家了,两佳偶带着 郎中 配偶沿路解脱村子去到大城里预备帮绾娘找家人;

绾娘一边做生意,一边教良人读书识字,是她让邬二郎见识到了更辽阔的六合,邬二郎的心被自家内人渐渐抚平;

邬二郎觉得,自家 娘子 身份必定不简单,但不明白那时因何落水,说不定害她的人身份也不简单,没关系还藏在幕后,他们只是普通百姓,因而邬二郎为了能守护自己的老婆,他毅然而然的荷戈了。

就如斯,两夫妻分开了,但他们的书信往来没有断,绾娘的贸易越做越大,她不光同意了好闺蜜,还帮 郎中 配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某天,绾娘的龙凤胎弟弟找来了,见到她身怀六甲,还知道她嫁了个乡人,世子爷暴怒。感触待见到姐夫后,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绾娘的身份终归知道了,她是当朝最高尚的郡主,母亲是 长公主 ,父亲是首辅,亲母舅是天子,人人都很宠她,但考虑到她的身子,就耽搁回京。

几个月后,绾娘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在世子爷和七皇子的护送下,回了京都;家人团聚,绾娘相称打动,也很挂念本身的丈夫。

自后,邬二郎成了战神将军,他班师回京,看着一手挽着 长公主 ,一手挽着首辅大人的娇美细君时,一脸的震惊,自家 娘子 终归还瞒了他啥事?

故事很精彩,男女主之间超甜,男主是忠犬,势力护妻。女主的弟弟格外可爱,遇到姐夫前最酷爱黏着自家姐姐,见到姐夫后,最崇敬的人就成了姐夫了,天天跟在姐夫后头,蹭饭,蹭住。确实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