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花」又名「缓缓之情 」导语:王媛 张刚 彩蛋篇:「如故小白的宝宝,也许是想无间看小说的粉丝们」~复制开放

http://www.htthhh.cn回复就行了~「内容你懂得,以下放其他小说,看完整版小说移步小山浏览观看」“这么神奇?”沈迟州望着她,不自发嘴角上扬,陆窈窈的面颊出现一抹红晕,她仰起小脸,轻声说了句: “晚安” “嗯,晚安”沈迟州替她关上门,月色掩盖在他零碎的黑发上,给深奥淡漠的眼染上了一丝和顺他开车回到家,猛然望向试衣镜里的自己,嘴角浅笑,衣角凌乱,眸子明显沾着欲陆窈窈的身影仿佛住进了他的脑海,他躺在床上,想着要不要给对方打个电话,又不懂得说什么,依然决定作罢他在网页里探索了“眼角膜移植手术”,乘隙打了个电话给陈煜若是窈窈能看见他,那该多好“沈迟州”陈煜的语气有些不爽,隔着屏幕仿佛想打他,“你别国性生活我有,大晚上打电话干什么?” “……”沈迟州脱下衣服,露出结实性感的腹肌,开口道,“你爸不是认识市立医院的院长么?” “怎么?”陈煜调侃道,“你要去看男科?” “别废话”沈迟州骂了他一句,“帮我找找有别国什么专业的眼科医师,能做眼角膜移植术的那种” “噢”陈煜是情场在行,沈迟州这点纯情少男的小心理在他眼中无所遁形,“是为了上次酒吧里的小姑娘?”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沈迟州回怼道,“即速给我找” “遵命”陈煜的声音带着笑意,“你沈大少爷的下令,我不敢不从啊” “来日诰日来看酒吧

”陈煜嘱咐他,“我要和女朋友出去旅游了” ** 沈迟州最忏悔的事务,能够即是听了陈煜的教唆,开了这家酒吧这个礼拜自他当班开端,完全场所就被围得水泄不通,到了夜间,无数女孩妆饰地花枝招展,丽都醒目,皎皎的大腿和颓丧的胸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沈迟州暂时喊了林星宇他们来帮忙,刚缠绵逃跑,一位肉体高挑,穿着热裤的长发女孩走进来,见到他也不害羞,她的面孔生得精致美艳,硬生生把身旁的庸脂俗粉比了下去“雇主”她眉眼一扬,眼神极具侵略性,“来三杯莫吉托” “好”沈迟州即速给林星宇使了个眼色,却不料女孩抓住他的法子,轻笑道,“我要喝你做的” “不好意思”沈迟州面不改色,“我下班了” “下班?”女孩切近他,她身上有股玫瑰香水的味道,和她的气质雷同宣扬浓郁,“沈迟州,你不认识我了?” …… 沈迟州仔细看了眼,没认出来“笨得要死”女孩直接自报家门,“我是焉笑笑” 噢……他想起来了,焉笑笑的父亲和他的母舅是至交摰友,小时候去母舅家,犹如经常能看见她,沈玉清将她当干女儿对付,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出落得如斯美丽“是你啊”沈迟州浅浅瞥了一眼,“现在还爱吃木棍吗?” 他记得小时候将木棍冻进冰箱里,骗焉笑笑说是冰淇淋,话音刚落,对方杏目圆瞪,做出一副要打他的神态“你给我闭嘴” “哟”沈迟州刚缠绵调侃,猝然看见手机上再现来自陆窈窈的德律风,坚决扔下她溜了“窈窈”沈迟州又惊又喜,陆窈窈顿了顿,启齿道: “我在门口” “啊?” “你的酒吧门口” 沈迟州顿时冲出人群,在酒吧门口的长椅上发明了她陆窈窈穿了件淡粉色的裙子,和婉的头发打着微卷垂在肩上,她的双手紧紧握在一齐,看着很畏怯的神态“怎样一个人来这里?”沈迟州俯下身,焦急地握住她的手,“有事在家等我就好” “我想感受一下迟州哥哥的酒吧